佛山工作組以“藥王谷”為龍頭,為涼山州木里縣注入發展新動能

來源: 發表時間: 【字號:大 中 
二維碼:
掃描二維碼收藏本頁面鏈接
  1920年,美籍奧地利探險家約瑟夫·洛克來到傳說中的秘境木里,開啟一場“發現之旅”,“香格里拉”從此聞名于世。
  近一個世紀后,來自佛山的扶貧干部走進這片土地,與當地干部群眾攜手并肩,向深度貧困發起進攻。
  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,是《消失的地平線》一書中描繪的香格里拉的現實原型,被譽為“群山環抱的童話之地”。自2016年佛山對口涼山開展東西部扶貧協作以來,這片大山深處的神秘土地終于開始擺脫千年貧困,迎來新的綠色發展機遇。
  綠水青山間打造中藥產業體系
  “第一次見村集體有這么好的收成”
  涼山州木里縣,是全國僅有的兩個藏族自治縣之一,位于香格里拉生態旅游核心區。“木里”一詞,在藏語里是美麗、遼闊、深遠的意思。
  與美麗的名片形成強烈反差的是,木里縣貧困面寬、量大、程度深,貧困發生率高,被確定為深度貧困縣。
  2016年8月,佛山對口涼山扶貧協作工作拉開序幕,佛山干部、人才陸續來到木里,一場脫貧攻堅戰在這片高原藏區打響。
  如何利用木里縣自然條件稟賦,為脫貧攻堅注入內生動力?
  “我們的思路是以‘藥王谷’為龍頭,打造木里的中藥材產業體系。”佛山市高明區委常委、駐木里工作小組組長,掛任木里縣委常委、副縣長胡安泉告訴記者。
  木里縣地處青藏高原與云貴高原的過渡地帶,最高海拔5958米,最低海拔1470米,巨大的海拔落差,形成了“一山四季”的立體氣候。這樣的環境對人的生存、生產是劣勢,卻是形成藥材良好藥性的優勢。
  在胡安泉看來,發展綠色產業是木里實現永久脫貧的根本。特別是隨著中醫不斷走向世界,地道中藥材的需求量越來越大。在木里謀劃發展中藥材產業,一方面是基于良好的市場前景,另一方面是因為木里本身具備得天獨厚的種植條件。
  打造木里中藥產業體系的構想,源自佛山扶貧干部持續一個多月時間深入木里29個鄉鎮的實地調研。
  “當時,我們到最遠的博窩鄉,離縣城200多公里,全是山路,翻山越嶺需要八九個小時。看完當地約80畝的中藥種植基地,我們接到臨時任務須連夜趕回,當時不巧遇到大霧天氣,車子在坑洼的地方差點飛了出去。”佛山市高明區派駐木里縣扶貧干部、掛任木里縣委辦副主任柯茂池回憶起曾經遇到的險情,至今仍心有余悸。
  正是基于前期的深入調研,佛山工作組產業扶貧“出招”更加精準。根據調研情況,工作組在木里全縣29個鄉鎮都確定了木里“藥王谷”百草園項目點,種植最適合當地自然條件的藥材。其中包括向博窩鄉提供援助資金13萬元,在當地新建一個丁央貝母育種基地;在喬瓦鎮投入80萬元,用于新建木里縣的中藥材育苗示范基地建設項目。
  喬瓦鎮鋤頭灣村,是工作組精準選取并傾力打造的“藥王谷”項目點之一。
  9月11日,記者隨工作組干部來到這里。進村道路上,具有民族特色的紅瓦白墻樓房整齊排列在山腳下。作為木里“藥王谷”百草園的選址,黨參育苗基地就設立在距離村子約1公里遠的山上。
  “那邊是育苗基地,這邊就是藥田,總共有250畝。”指著鋤頭灣村黨參基地,村委會主任沈伍力說。在藥田中,沈伍力貓著腰,小心翼翼挖開土,小拇指般粗壯的黨參映入眼簾。沈伍力激動得手都顫動起來:“再過一個月就可以收成了。我們和藥企簽訂了產銷合同,村里起碼有100萬元的收成。我當了17年的村干部,第一次見村集體有這么好的收成!”
  ……
  如今,對木里綠色產業發展的前景,胡安泉已成竹在胸,他告訴記者:以藥王谷為龍頭項目,木里將形成植物(種植業)、動物(養殖業)、藥物(藥王谷)、禮物(文化旅游產品)的四大主題產業鏈,構建木里縣“1+4+N”的產業空間布局。
  千家萬戶中傳播健康生活新風
  “寫下以醫傳愛的木里故事”
  在涼山、在木里,落后的醫療條件及不良生活習慣帶來的疾病問題,同樣是導致深度貧困的癥結所在。
  “住上好房子、過上好日子、養成好習慣、形成好風氣”,這是木里脫貧攻堅努力實現的目標,也是佛山工作組在當地開展扶貧協作的重要內容。
  “巴斤兄弟,你血壓還是偏高,一定要戒煙戒酒了。”
  高明區慢性病防治站派駐喬瓦鎮中心衛生院的家庭醫生利漢初,像往常一樣上門對高血壓患者進行隨訪問診。在測量患者楊巴斤血壓后,利漢初叮囑他要戒煙戒酒,還給他送上家庭藥箱。
  “利醫生服務很周到,我一定聽從利醫生勸告,戒煙戒酒。”楊巴斤豎起大拇指感謝。
  這樣的場景,是佛山派駐涼山醫生在木里當地送醫送藥上門、培養當地群眾健康生活習慣的一個縮影。
  來自高明區疾控中心的醫生黃城,在女兒1歲2個月時便離開妻女到木里縣支醫一年。在木里1.3萬平方公里的城鄉,都留下了他的腳步。鄉村分散,山高路遠,每次下鄉短則4天、長則7天,有一次甚至連續下鄉22天。黃城和同事們長期穿梭在群山之間,為閉塞的鄉村帶去了健康生活、防控疾病的理念。
  高明首位支援涼山州醫生、高明區人民醫院兒科主治醫師陶志允則在支醫期間,主動申請延長支醫時間,寫下了一段以醫傳愛的木里故事。
  2018年8月,陶志允收到一面錦旗,緣于他帶領的團隊成功搶救了一對危重病情雙胞胎。當年7月23日,木里縣人民醫院,一對雙胞胎呱呱墜地。不幸的是,兩個嬰兒均出現呼吸困難、全身發紺癥狀,病情危重。在家屬絕望痛哭之時,陶志允不言放棄,終于讓兩個嬰兒脫離危險。連日的搶救費用近10萬元,陶志允又為這個貧困家庭發起愛心募捐。
  前后一年時間,陶志允在木里建設了首個新生兒病區、建立了醫護人員用藥認知,更一次次跋山涉水,到邊遠鄉村開展醫療服務、推廣健康生活方式。
  ……
  在佛山派駐木里一位位醫生的不懈努力下,當地的醫療條件正不斷改善,健康生活理念也悄然走進千家萬戶。
  崇山峻嶺里提升森林防火能力
  “創造另一個童話般的世界”
  作為全國第一林業大縣,木里縣森林覆蓋率67.3%,林區面積達93.8萬公頃,是我國僅存不多的成片原始林區,也是長江上游重要的水源涵養地,對維護區域生態安全意義重大。
  “每年大年初三未過,阿爸就要跟著‘巡山大隊’去巡山。我有一個愿望,愿家鄉青山常在,再無濃煙籠罩。從此阿爸都會平安歸來,阿媽的臉上多了微笑,爺爺祈禱的念珠不再斷裂。”這是木里中學高一學生作文里的一段話,他的“阿爸”是一位森林消防員。
  今年3月30日,木里縣因雷擊發生森林火災,造成31人遇難,包括27名森林消防指戰員。
  火災發生后,佛山市委、市政府迅速行動伸援手,根據當地實際需求,將2000萬元專項資金及時劃撥到涼山用于購置搶險救災車輛。工作組亦努力做好溝通銜接,申請開辟特殊事項綠色通道,兩周時間即完成新車購置到崗手續。如今,佛山支援當地的消防車已在木里實現了29個鄉鎮全覆蓋。
  林區面積廣闊,地形地勢復雜,如何更有力、有效提升當地森林防火能力,為木里林區生命和生態安全保駕護航?
  “那段時間我經常失眠。滔天火海迎面撲來,31個鮮活的生命瞬間被無情地吞噬。一個個在火災中犧牲的消防員的面孔反復閃現,最小的才18歲……”回憶起那一場火災,胡安泉仍難掩悲傷。
  “決不能讓悲劇重演!”除了與后方聯動迅速配置應急搶險車輛,胡安泉還將佛山大數據平臺和搶險救災技術優勢應用到木里的“智慧林業”建設中,助力木里縣林業和草原局分析縣內各林區雷擊火多發區域,探索引入防雷裝置減少森林火災發生頻率,致力于推動木里森林管理由“人海戰術”向“智慧林業”轉變。
  安全只是最基本的要求,木里的“香格里拉”“洛克路”是世界級的旅游品牌,將當地森林生態旅游資源轉化為綠色發展新動能,佛山工作組又開始新的努力。
  柯茂池介紹,佛山城建技術人員駐木里縣,按照經濟適用、設計新穎和民族元素相融合的設計理念,在木里打造城市霓虹燈夜景,讓游客感受不一樣的美麗藏鄉。與此同時,“高明-木里”旅游聯盟也已成立,推出的“洛克900里”旅游線路火爆珠三角市場。
  來木里旅游的人多了,帶動了木里綠色、高品質農特產品的銷售。為此,佛山工作組干部還牽線搭橋,引進佛山企業搭建電商銷售平臺,為木里的核桃、野生蜂蜜、松茸等優質農特產品打開更加廣闊的市場空間。
  “感謝佛山干部的幫扶!如今,我們店里的山貨在廣東的銷量比去年足足增長了兩倍哩!”木里阿里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負責人陳海英笑著說。
  隨著產業幫扶、人才幫扶、民生幫扶等深入推進,古老的藏鄉木里發生了巨變。數據顯示,經過3年的合力攻堅,木里共有76個行政村2.7萬人實現脫貧。
  ……
  站在鋤頭灣村黨參基地觀景臺上,木里縣城一覽無余。胡安泉感慨地說:“外國人洛克發現了一個童話般的世界,但僅止于發現,這里貧困的面貌沒有改變。我們來到這里,一定要用佛山實干的精神、創新的智慧,在這里創造出另一個童話般的世界!”
  山腳下,忙碌了一天的村民們在文化廣場上跳起“壩壩舞”,婉轉的歌聲響徹天際,傳唱這片“群山環抱的童話之地”已經發生和將要發生的巨變。
  ◎對話
  腳下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有多深的感情
  記者:扶貧工作千頭萬緒,木里扶貧的關鍵是什么?
  胡安泉: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理念的落地一定要有一個支點。木里海拔落差大,呈現立體性氣候特征,這些條件共同構成了發展中藥材產業得天獨厚的生態環境。因此這個支點就是直接在綠水青山上做藥材,在做大產業的同時保護生態。比如動物藥方面,我們目前正在“藥王谷”規劃麝香養殖項目,預計養殖5000頭麝香。麝香的價值高,是黃金的2倍;麝香體積小,物流運輸方便;此外,馬麝吃的是桑葉,種植桑葉經濟林,農戶得以增收,一舉多得。
  地方發展的思路很重要,我們不僅要把眼前的東西做起來,還要有長遠的經濟發展思路,特別是把東部地區好的發展理念帶進來,這個對當地的改變才是長遠的。
  記者:來木里扶貧一年半,您感觸最大的是什么?
  胡安泉:來木里扶貧一年多,俯下身子、邁開步子、開動腦子。有一句話說得好,腳下有多少泥土,心中就有多深的感情。我走遍了木里的山山水水,這里下鄉都跟“玩命”一樣,隨時遭遇泥石流、塌方、飛石等危險。不過,所有的艱辛都很值得。很多村民給我的稱呼是“我們家的胡常委”,如此親切的稱呼,讓我感到特別的幸福和滿足。
  讓我最難忘的是木里發生的那場大火,我親身經歷其中,一回憶就忍不住痛哭……讓我感動的是,火災發生后,木里人民自發前往撲火的團結精神。
  記者:作為一名55歲的“老將”,2018年5月您受組織委派前來木里扶貧,家里同意嗎?遇到困難又是如何克服的?
  胡安泉:說實話,我來木里扶貧,家里是頂著巨大壓力的。當時組織找我談話時,我兩分鐘內就決定要來了。在“大家”和“小家”之間,必須作出選擇,這就是共產黨人的使命和擔當。
  我非常感謝家里人,他們在背后默默支持我,作出了巨大的犧牲。我的太太也是一名領導干部,平常工作非常忙。我來木里扶貧,家里的3位老人都靠我太太一個人照顧。相信還有很多的扶貧干部也有類似的困難和壓力,但無論如何,該挺身而出的時候就要挺身而出,我們的身后,有黨和人民沉甸甸的期待。
重庆时时综合走势图